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论坛 >> 人物专访


杏林中走来的中国好人

2016-03-24 10:31:19 浏览次数:819

凌云,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 (ICU)主任,一名普通的白衣战士。

2015年5月,当中国第一例确诊输入性中东呼吸综合症(MERS)患者出现在惠州,是他带领他的团队勇敢地冲在第一线,高举科学救治的旗帜,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与突如其来的疫情搏杀30个日日夜夜,使病人重获健康,治愈出院,以0感染的神话,书写了中国医生的职业风范。

1月29日,中央文明办发布2016年度首期“中国好人榜”,作为先后参加过抗击SARS、甲流、禽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等高危性疫情的医务工作者,凌云从杏林中走来,光荣登上了“中国好人榜”。 

中国好人 凌云

 

对白衣天使的敬仰,使他从小就确立了做个好医生的人生目标。高考时他的志愿全部填写医科。数年后,他一手创建了惠州首个重症医学科

 

从1986年工作至今,凌云在医疗行业已经摸爬滚打了30年。凌云说,他对自己选择医生职业从不后悔,如果要我重新选择一次,我依然还会选择做医生。

其实把医生职业当成一辈子的事业来做,这是凌云在高中毕业时就确立的人生目标。尽管当年懵懵懂懂的他对医生职业还没有太具体的认知,只是凭着对白衣天使的敬仰,便在填报高考志愿时,义无反顾地将所有的志愿都填报了医科。所幸,他优异的成绩使他如愿以偿,他终于走上了从医的道路。

86年大学毕业后,凌云来到了当时的惠阳地区人民医院,如今的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大夫。工作头几年,凌云的专业方向并不确定。他先在神经内科干过,后有转到老年病科。2001年,医院要组建危重病科,领导看中了他这个稳重踏实的年轻人,决定调他去筹建。可他当时已经转过两个专业,在老年病科刚刚熟悉,又要去碰一个陌生的专业,他一时拿不定主意。

思考了很久,凌云还是决定去接受新的挑战。他要在一张白纸上去填补惠州没有危重病科的空白。

走马上任后,他体会到了创业的艰难。当时的危重病科仅仅是挂了一块牌,暂寄在其他科室合署工作,什么也没有。除了他一个科主任,一个护长,手下没有一兵一卒。这种现状如何开展工作?凌云的头都大了。

尽管这样,凌云没有言弃。他看到了重症医学的发展前景。于是他从头开始,查资料、翻书本、钻业务、学管理,挑选人手,设计病房,制定规范,为保证危重病科如期开科他倾注了满腔的热情。

    为了了解掌握重症医学的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医院安排了凌云去北京中日友好医院进修学习。那一年他已经37岁了,在北京,他的带教老师都比他年轻,见到那些20刚出头的医生,他也只能放下“老脸”,叫一句老师,老老实实地不耻下问。他说他的压力太大,为了尽早学到“真经”,也顾不了面子了,每天到科室都要在那些小年轻老师面前抢着干活,抢着操作,努力表现,希望他们不吝赐教。他说,那些日子他比刚参加工作时表现还要积极。

虽然人在北京进修,但凌云还时不时牵挂着医院这边的筹建工作。在进修医院,他处处留心,看到别人可取的地方,就赶紧打电话回医院,向领导汇报,和同事沟通,商量解决。为此,那段时间他的电话费用激增的让他受不了,为了省钱,专门买了电话卡用来打电话。

2002年2月,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危重病科正式开科了。医院调来的六名医生和几名护士组成危重病科医护团队。凌云回忆说,刚开始时,这些医生护士连一些很小的操作都做不了,或不敢做。一个危重的病人的气管拔管,也要他亲自把关。于是他每天都要腾出时间,一个个手把手地对他们进行培训,直到所有人都过关为止。

现如今,经过10多年的发展,市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已经有了两名正高、四名副高职称的医生,和建科之初相比,技术力量和技术水平都有了飞速发展,学科建设和学科规模都在省内名列前茅。成为惠州这些年来抗击人感染禽流感以及中东呼吸综合症的坚强后盾。

 

深夜的急促电话吵醒了梦中人。凌云这位重症医学科的领头人带着他的团队,第一时间冲上了抗击MERS的最前线。

 

2015年5月27日深夜,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凌云从梦中吵醒。职业的敏感使他马上意识到,有大事发生了。他迅速坐起,抓起电话。果不其然,医院紧急通知,有一疑似中东呼吸综合症患者进入惠州,要他立即赶回医院,做好接收病人的一切准备。

    放下电话,凌云不敢有丝毫的迟疑,马上起床穿好衣服,急忙忙地赶往医院。

    中东呼吸综合征,这个恐怖的幽灵,居然说来就来了。路上,凌云的大脑飞速地运转着,他将如何应对这个从未见识过的疫情?近几年抗击SARS、禽流感的经验,在他脑海里电影般地回放。他明白,今天的MERS绝不会比之前的疫情让他更加轻松。他迅速形成了一个初步的应对方案,要以周密的防控措施,坚决切断病毒传播途径,彻底杜绝感染的发生。

一到医院,凌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按照医院应急预案,布置所有医护人员落实防控措施,他不想看到任何人在这场战役中因丝毫的疏忽,而被病毒击倒。从人员的防护装备,到负压病房的消毒,从医护人员的排班,到救护用品的准备,他就像一个胸有成竹的指挥员,在大战前夕,沉着镇定地进行周密地部署。

于是,一切准备工作都紧张而有序地运作起来。救护车到位待命出车,其他危重病人转移顺利,负压病房腾出消毒完毕,医护岗位人员到齐,防护用品准备齐全。短短两个小时所有准备工作全部完成,2015年5月28日凌晨2点多,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迎来了我国第一例确诊输入性MERS患者,正式拉开了与MERS较量的序幕。

天亮了,凌云通宵没有合眼。大战面前,作为一线的指挥员,他知道自己肩上的责任。

站在窗口,看着天边露出的鱼肚白,他神情凝重地做了一次深呼吸,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救治病人,如何保护同事。

    一上班,他马上组织全科人员召开紧急动员会,介绍MERS疫情,部署防控工作,研究救治方案,进行防护培训,以科学的态度,引导大家消除顾虑,坚定信心,打赢这一仗。在他的影响下,全科医务人员都向院党委签署了《抗击MERS决心书》,主动要求取消休息, 40名护士纷纷请缨,希望成为第一批护理梯队成员。这种勇敢、无畏、大爱、奉献的团队精神,让凌云看到了胜利的曙光。

    接下来的几天几夜,凌云一直坚守在病房里连续作战,采样、送检、询问、记录、开单、检查、下医嘱、与专家会诊、修定治疗方案,他在与时间赛跑,他不能让中国抗击MERS的第一仗在他的指挥下出现任何的失误。直到领导和同事强行把他拉下战场,他才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梦中却依然梦见他和同事们在病房与MERS较量的场景。

凌云(左)与专家研究修订诊疗方案

 

他用医者的高尚,面对病毒的包围。心里只想着救治病人,以至于忽略了家人的牵挂。他的坦然,消除了周围人的恐慌。

 

对于MERS这一新型的病毒,在医疗界还没有找到确切的治疗手段时,凌云与他的治疗团队也只能一边治疗一边摸索,这一过程中,病人病情出现反复在所难免。5月31日,韩国患者金某入院后的第四天,突然出现了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这是凌云最担心发生的事情。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假如病情进一步加重,他只能顶着被感染的风险,为患者做气管插管。而一旦插管,病人的肺部便与外界直接相通,病毒将会随病人的呼吸大量散布在病房的空间,大大增加医护人员被感染的风险。凌云迅速将情况报告给上级专家和医院领导,请示处置办法。专家们连夜召开紧急会议,商讨应对措施,重新制定了新的治疗方案,降低医务人员被感染的风险。在这危机重重的时刻,凌云没有离开病房半步,一直监控着病人病情,随时准备采取迫不得已的救治措施。所幸,在科学、严密的监控治疗下,患者的病情况慢慢得到好转。  

病房里凌云时时刻刻都处于被感染的风险中,他的家人对此无比担忧。凌云的妻子也是一位医务工作者,她非常了解丈夫此时此刻的处境。作为妻子,她既想知道凌云的安危,却又不想打扰他的工作,所以每次拿起电话,还没有拨出号码又放下,只好在心里暗暗为丈夫祝福,千万要注意安全。

对于妻子的牵挂,凌云说,他非常理解她的心情。她担心我的安危,却不敢表露出来,怕影响我的工作,只能在心里暗暗着急。好在她也是医务工作者,知道医生的职责和使命,在这种时候,医生只能向前,不能逃避。

从病人入院以来,凌云心里只想着救治病人,以至于忽略了家人对自己的牵挂,常忘记给家人打个电话报平安。在病人入院后的第三天,他才打了个电话给他弟弟,让弟弟不要告诉79岁的老母亲,以免老人家担心。

凌云虽然安慰身边的亲人不要担心自己,但他坦言,自己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作为医生,对这种病毒比较了解,一点不担心是不可能的。但这种担心他只能放在心里,随时提醒自己注意防护,而不能流于表面,他说那样会给身边的人带来负面影响,加助人们的恐慌。因而,虽然紧张的救治工作使自己身心疲惫,但他还是会在难得的空闲时间到湖边走走,让人们知道,只要注意防护,MERS是可以防控的。

凌云(右一)应邀出席北京中韩友好观光交流活动受嘉奖

 

30个日日夜夜的付出,赢得了抗击MERS的胜利,创造了0感染的神话,凌云从杏林中脱颖而出,登上了中国好人榜

 

经过30天精心治疗, 韩国患者各项检测指标基本恢复正常,达到临床治愈标准,于2015年6月26日上午顺利出院。在凌云和重症医学科医护人员的努力下,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创造了医护人员零感染、住院病人零感染、社会百姓零感染的佳绩,为救治MERS患者和防控疫情积累了许多成功经验,取得了MERS防控工作的全面胜利。

成功抗击并救助了MERS患者,作为重症医学科的负责人,凌云医生也收获了社会的一片赞誉。面对这些赞扬,凌云医生却很淡然,他说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一个医生本来的职责。

作为重症医学科的主任,凌云这些年先后参加过抗击SARS、甲流、禽流感等多种危重传染病患者救治。和这次的中东呼吸综合症一样,都是具有传染性的高危疾病。凌云说“作为医生,疫情发生后只能顶在前边,冲在一线。虽然有被感染的风险,但是医生的使命告诉我们不能退缩。”

在凌云的记忆中,2014和2015年这2年,由于人感染禽流感导致的危重症,他们科室就收治了4个,最终抢救成功了3个。当时的情形和此次中东呼吸综合症很像,而且还更加严重。凌云介绍说,由于人感染禽流感导致的死亡率很高,而且也没有排除人传人的可能性。作为医务人员更是要密切接触患者,感染的风险就更高了。“连续四个病人收治进来,可以说比这次中东呼吸综合症的情况更严重。为了缓解患者的呼吸不畅,就要给他吸痰,而这就更加加剧了病毒扩散的风险。可是为了病人的生命,医生只能迎难而上。”

2016年1月29日,中央文明办发布2016年度首期“中国好人榜”,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 (ICU)主任、抗MERS勇士凌云光荣登上“中国好人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