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论坛 >> 人物专访


医疗援助近三月 洒向边疆都是爱——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医师陈宇援疆纪实

2015-12-07 16:18:31 浏览次数:895

惠州日报记者王子轩  陈可可   通讯员曾宁

 

“我们新疆好地方啊,天山南北好牧场……我们美丽的田园,我们可爱的家乡,麦穗金黄稻花香啊,风吹草低见牛羊,葡萄瓜果甜又甜,煤铁金银遍地藏……”机舱里,他反复被这支熟悉的旋律感染着。作为惠州市首批援疆医疗队的队长,陈宇和他的两个队友,肩负着惠州人民的重托,正向流传着文成公主和松赞干布爱情故事的那片神秘土地飞去。此刻,他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在心里默默地呼喊:“新疆,我来了!”

陈宇,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肝胆外科副主任医师。2014年10月底的一天晚上,他刚做完手术走出手术室,便接到一个任务,要他第二天随刘冠贤副市长一起远赴新疆,并由他带队留下执行惠州首次医疗援疆任务。一切来得是如此突然,第二天一早,他来不及与妻儿吃上一顿团圆饭,也来不及向父母有道声别,便匆匆地告别了家乡,踏上了“征途”。

   

身负重托,艰难困苦显身手

车轮在急速地飞转,从机场出来,那支美丽的旋律依然在脑海回旋。十月底的新疆,已进入严冬,天气寒冷。隔着车窗,四周都是茫茫大漠,一望无际的戈壁滩了无生息,一路充满憧憬的遐想,渐渐被旅途的疲惫所冲淡,他进入了梦乡……

“到了,陈队长!”陈宇睁开眼睛,一座简陋的院落映入他的眼帘。这便是他和他的队友们将要工作的地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伽师总场医院。他不敢相信眼前现实,简直不如内地贫困山区的一间卫生院嘛!出发之前,他曾想象过这里简陋的状况,但当他面对眼前这座完全出乎他想象的医院时,心中未免还是产生了巨大的落差。

这里虽说是总场医院,但实际上只是一间一级医院。45名医护人员,30张病床,承担着13000多人的医疗保健任务。工作条件、生活条件让人难以置信。

陈宇傻眼了,没设备、缺器材、甚至连一间简易的手术室也早已荒废,一个最简单的小手术也要送到近200公里的喀什医院去做。工作怎么开展?艰苦的条件考验着陈宇。

“希望你们在这里大显身手,为兵团的医疗卫生事业开辟新天地,打响咱们惠州的医疗品牌,造福边疆人民。”刘冠贤副市长临别时语重心长的重托让他感觉到了肩上责任的重大,他豁出去了,暗下决心,来了就要干出个样子来!

毕竟有着大医院多年历练的经历,陈宇很快熟悉了医院的现状。要解决的问题千头万绪,而最为迫切的是必须重建手术室,解决当地群众疾病的基本治疗问题。

于是,他亲自当起了维修工,将手术室内已经蒙垢锈蚀多年的闲置设备擦拭干净,安装调试,更换无影灯炮,更换零部配件,检修老化线路,调试消毒设备,并向“娘家”——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求助,及时调来了价值5万多元的必要医疗器械和设备,手术室在他手中终于建立起来了。接着他多次组织全院的外科医生开展外科手术会诊,硬是将多年没做手术的外科医生重新拉回到了手术台上。

 

言传身教,“三基”“三严”见成效

援疆,不仅仅是来做手术,更重要的是要培养当地的医生,是来“造血”的。陈宇非常明白这一点。他亲眼看到,这里的医务人员的素质与内地医院相比,相差太远!45名医护人员中,有执业医师资格的仅有2人,其余人员均为“无证人员”。以至于麻醉师只会做最常见的“腰麻”,护理人员远不具备专科护理水平,医技人员很多设备不会操作,病历书写毫无规范可言,临床用药常见不合理现象。要解决这些问题, 培训,刻不容缓。

这么多不同专业的问题,陈宇都能解决吗?作为惠州市中心人民医院的一个专科医生,陈宇曾在医院经历过了所有专业的轮科,使他完全具备了全科医生的素质,这也是他能千里挑一,被选为首批惠州援疆医疗队队长的原因之一。

面对基础差、底子薄的基层医务人员如何培训?陈宇决定从“基本理论、基本知识、基本技能”三基培训入手,从“严格要求、严密组织、严谨作风”三严标准抓起,实行全员培训。他结合医院存在的具体问题,制定了详细的培训计划,将医院原来每周一次的业务学习时间增加到两次,通过讲座、病例讨论、教学查房等方式对当地医生进行培训,在平时查房中,也结合培训内容,进行现场教学,毫无保留地把多年从医的经验传授给当地的医务人员,使当地医生受益匪浅。

一次,陈宇带教查房,三位女护士同时为一名病人量血压,岂料三个人量出了三个不同的数据,三名护士面面相觑,不敢吭声,低头等待陈宇的批评。谁知陈宇不仅没有责备她们,反而手把手耐心细致地指导她们如何掌握正确的测量方法,直到她们测出的数据接近为止。

有一位当地老医生,因多年养成的习惯,使他经常拖延或不写病历,几次提醒后,他倚仗自己资历老,依然如故。陈宇发现后,毫不客气地放出狠话:“以前你不写病历既往不咎,可从现在开始,请你必须按规定书写病历,否则就别当这个医生”。他的严历,震慑了懒惰,不写病历的习惯开始扭转。

 

咬定胡饼,悬壶大漠献赤情

伽师总场医院所在地是兵团少数民族聚居团场,驻守在伽师县阿其克镇,过去因条件艰苦、水质较差,被当地人称作“苦水滩”。从地理位置上看,这里就像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岛”,气候环境也十分恶劣,生活条件艰苦的让人难以忍受。

有道是“不到喀什不算到过新疆,不吃胡饼不算品尝过西域。”早在文成公主下嫁西域时,这种被当地人称作“馕”的胡饼,就已经是养育新疆人的美味主食。但是这种香而酥脆的美食,被天寒地冻后,便会变得坚硬如铁。此时,不要说美不美味,就连咽进肚里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了。在援疆的三个月时间里,陈宇他们多是以这种“胡饼”为主食,一是条件限制没米饭吃,二是经常无法下班吃馕方便。陈宇说,他们三个月来就没好好吃过一顿米饭,吃上一口新鲜的蔬菜就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事了。每天都是开水就馕,算下来馕倒是啃了100多个。

在大漠,水是第一个紧缺的。伽师总场医院因地处大漠深处的一片盐碱地,

用的是地下300——500米抽上来的地下水。这种水又苦又涩,用来洗澡又滑又黏,饮用时必须经过7、8层过滤层才能入口。即使这样,平时还要限时供水,遇上干旱季节,有时两三天一滴水也没有,几天洗不上澡那就是家常便饭。

11月的新疆开始进入寒冬,偶尔还会飘雪。陈宇他们居住的地方离医院有好几公里路程,每天都必须行走几公里路上下班,有时手术做到半夜,甚至次日凌晨,陈宇就常常独自一人,孤独地在荒漠中顶着寒风行走二十多分钟的路程。

生活是艰苦的,许多新招去的大学生,因为适应不了当地的艰苦条件,试用期满后便纷纷选择了离开。陈宇理解他们,但他认为,苦难对于任何人既是磨练,更是财富。有人问他在新疆这样干辛苦不辛苦?他说:“辛苦是肯定的,压力也很大,但既然自己选择接受这个任务,就该不畏困难地竭尽所能把这件事情做好。”每次他的父母打电话问他在新疆的情况,他从来不说有多艰难,他怕父母为他担心,只报喜不报忧。

 

大爱无疆,舍家援边慰双亲

陈宇是有名的孝子,也是一个令人称道的好丈夫、好父亲,但为了执行援疆任务,他却不能在父母身边照顾他们,不能在妻儿身边陪伴她们。

一次,陈宇的父亲因心脏病突发住院治疗,医院的同事不知他已经去了援疆,便打电话通知他前去办理有关手续。远在新疆的陈宇这才知道父亲住院了,急忙给家里打电话询问,母亲为了不让他担心,骗他说只是个小感冒,没什么大事。陈宇便打电话拜托同事帮忙关照,同事为自己的“冒失”深感愧疚,安慰他说:“陈哥,真的没什么大问题,你放心好了,你家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我们会帮你照顾好的。”

陈宇哪里知道,在他援疆的三个月时间内,他80多岁的老父亲已经是第二次住院了。上次是老人家的手因砸伤住院,他们怕远方的儿子担心一直没有告诉他。陈宇的父母在市中心人民医院工作了一辈子,对儿子这次的援疆,老两口虽是年岁已高,心中多有不舍,但却非常支持。他们常在电话里对儿子说,若年岁尚可,他们很愿意与儿子一道,同赴边疆行医。既然现在没有能力参与援疆,他们能做的就是尽可能不让儿子在外分心。

其实,除了住院这样的事情老人家刻意隐瞒了陈宇外,还有一件想起就令人后怕的事陈宇不知道。那是今年元旦前的一个傍晚,陈宇父母家楼下因一户人家电线短路引发火灾,火苗像舌心一样舔着陈宇父母家的窗户,惊慌失措的老母亲好一阵摸索才在洗手间找到了一块湿毛巾,她颤抖地拉着父亲好不容易爬出了屋子,这才躲过了一劫。火扑灭后,老两口坐在阳台,一宿未眠。他们想着儿子,想着刚才一幕如果酿成悲剧,儿子就再也见不着他们了。

“老陈,你说儿子这会睡了没有?他的生日眼看就要到了,一个人在那边也不知道他会怎么过?”月光照亮了母亲脸上两条清澈的小河。

“今晚这事咱就别告诉孩子了,千万别让他为咱俩分心。”父亲疼惜地告诫母亲,“他是个孝顺的孩子,他要知道我们碰上这样的事,还不得急死了呀!”

“爸爸,我要爸爸……”凌晨三点,女儿桐桐在梦呓中哭醒,妻子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擦去女儿脸上的泪痕,安慰道:桐桐不哭,桐桐不哭,爸爸就要回来了,爸爸回来给你带好多好吃的……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陈宇的一双儿女即将中考和小学毕业,关键时节是妻子一人撑起了一个家。

 

无愧天地,人生只图一个“值”

三个月的时间,在奔波和劳碌中过去了,惠州市第一批援疆医疗队圆满完成任务,即将班师回惠。

这一天,伽师总场医院门口,远远传来总场职工吐逊的叫喊声。“救命恩人啊,我的阑尾炎治好了,给你们带几个馕饼路上吃。明年春天梨花开时,你们还来吗?还有很多的乡亲等着你们呢!”吐逊一字一顿的话像银针般扎着陈宇的心,热切的眼神期盼答复。

三个月前,陈宇和他的队友离开了繁华的都市,来到了遥远的边陲;告别了温暖的家庭,来到了大漠边关。他们以奉献和付出演绎了一种令人仰止的崇高境界和博大情怀,收获了一段令人难忘的民族深情和大爱人生。当问起陈宇援疆最大的感受时,他的回答是一个“值”字。从他的援疆事迹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实”字,从他援疆的情结中,我们感受到的是一个“情”字。

短短的两个多月,陈宇带领的惠州援疆医疗队在当地共诊治患者3200人(次)、开展手术30台、院内会诊100人(次),开展口腔和针灸新项目两个,抢救危重疑难患者70例,举办讲座和培训20余次,开展义诊5次,住院病人从以前的40人增至高峰期的108人,经济效益比去年同期增长200%。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卫生局局长周方高度评价惠州援疆医疗队,他说:“2014年师市卫生柔性援疆中,惠州援疆医疗队是四支队伍中人数最少,却成绩最大的一个。把他们放在伽师总场市是为了更好的解决卫生资源空间‘孤岛’的难题,惠州卫生模式给总场医疗注入了活力,让大家带着希望快乐工作。看到现在的陈宇,我就想起了当年的自己……”

(转载自《惠州日报》2015年3月31日D15版)

 

 

陈宇带领医疗队为当地群众开展义诊咨询活动

 

陈宇为当地群众诊病

 

陈宇在为患者施行手术

 

陈宇指导当地医生查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