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论坛 >> 人物专访


2019,中国医生最想收到的五样礼物!

2019-01-02 17:23:31 浏览次数:736

一转眼,2019年了,新的一年,除了祝福,中国医生想要什么样的新年礼物呢?小编试着盘点一下,各位亲爱的读者们,您看这几样礼物怎么样?


1、给配个医生秘书、助理

这个礼物,相信所有的中国医生都会欣然接受,而且迫切盼望!

 

据了解,在欧美国家,私人医院的主治医生至少有两个秘书,一位负责行政事务,一位负责医疗、科研事务。公立医院也为每位医生配备一名秘书,负责病人资料的征集,医嘱的誊写,病人回访、日常工作的安排等等。


而在中国呢?除了极少数大专家外,医生鲜有秘书,于是医生干秘书的活,护士干护工的活。中国医生忙,其中一大原因就是需要干一些本不需要医生自己干的琐事。而如果有了秘书或助理,医生就可以将一些简单的事情交由秘书处理,从而把医生从繁杂的琐事中解放出来。

 

现在大医院都讲究在硬件上向欧美看齐,在小编看来,更应该在医生秘书配备上向欧美看齐,新年最好的礼物之一,莫过于给医生们配一个秘书或助理。


2、保障医者的人身安全

道理很简单,如果连安全感都没有的话,啥节日过起来都没心情了。而中国医生心头最大的痛点之一就是没有安全感,执业环境得不到基本保障,经常遭到医闹、医暴的骚扰和袭击,谩骂和殴打让医护身心伤痕累累。

据了解,北京世纪坛医院保卫处向全院工作人员承诺:医护人员拨打报警电话后,保卫处应急分队到达事发科室不会超过2分钟,不超过4分钟就会将肇事人员带离。

广东中山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谭培安郑重向医护承诺:“在中山决不允许任何‘医闹’事件、伤医事件,我们将尽全力保证中山医务人员的人身安全!”

新的一年,上述保障医护安全的承诺及行动,是医生们最迫切的、最暖心的礼物之一。

 

3、合理阳光的收入及尊严感

没有人身安全保障绝对谈不上尊严,但即使有了安全保障,也并不意味着就有了尊严。中国医生缺乏尊严感的一大症结就是畸形的以药养医制度,医生劳动不值钱,逼着医生、医院走上靠卖药才能换回自身劳动价值之路,因此饱受社会舆论的羞辱。

国外同行们都是堂堂正正的拿高收入,并非常受社会尊重,中国医生何尝不迫切盼望过只拿阳光收入的有尊严的日子?

医药卫生体制改革何时才能让医生群体拿到更合理、阳光的收入,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4、医生能够自由执业

中国医生绝大多数都被禁锢在体制内,虽然解放医生被业界公认为是医改的必由之路,但在推进医生多点执业、自由执业的道路上,却无比艰辛。

医生多点执业频频遭遇玻璃门,医生想合伙或开个个人诊所难于上青天……一切现象都表明,中国医生距离自由执业道阻且长。

但医生职业的特性又决定了,只有通过自由执业,才能实现医生资源的合理配置,才能让医生群体的价值最大程度的得以实现,才有可能解决看病难困境。

每一个医生心底都有一个自由执业的梦想,即使选择受雇于医院,但和有没有选择自由执业的权利完全是两码事。


5、以论文评职称?别再一刀切了

医生的天职应该是治病救人,但医疗行业的特殊性,决定了不少医生还要肩负着科研和教学的工作。

而问题在于,中国的科研体系在医疗领域是一刀切的,科研论文和医生的职称挂钩,职称又和薪资地位挂钩,这样一来就变成了逼着中国数百万医生都得以科学家的标准要求自己,养细胞、喂老鼠。

那么中国全体医生被逼搞科研写论文的结果是什么?当然是造假横行、怨声载道,论文造假丢人经常丢到国外去,连续发生大规模医学论文被撤回事件。

值得欣慰的是,目前一些少数地方的政策已经开始松动,尝试取消基层医生评职称的论文硬性条件。新的一年又来了,解除全国一线医生的科研论文枷锁,毫无疑问是大家翘首以盼的。


来源:看医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