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论坛 >> 人物专访


转业不转志,退伍不褪色!市中心人民医院转退军人有啥不一样?

2018-07-31 17:43:19 浏览次数:1907

在市中心人民医院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曾经是军人,部队锤炼了他们的意志;如今他们是医者,医院延续了他们的奉献!不同的角色,不同的使命,他们依然保持着为人民服务的本色,虽转业而志不改,虽退伍而色不变,在平凡的岗位兢兢业业,勤勤恳恳,爱岗敬业,恪尽职守,以不变的忠诚和担当,展现出新一代革命军人的风范,为市中心人民医院构筑起一道靓丽的风景。

据统计,市中心人民医院共有转退军人112人,其中在职转退军人29人,他们分布在医院机关、后勤、医技、临床等科室,像一颗颗默默无闻的螺丝钉,在各自的岗位发光发热。虽然,他们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辉煌成就和令人瞩目的光辉事迹,有的只是工作和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汇聚成的平凡故事。在“八一”建军节来临之际,我们依然要向他们致敬!给他们敬礼!因为,无论过去和现在,他们都是老百姓心中一群“最可爱的人”!


瞿嵘

从“战士”到“博士”,他坚守着“军人”的执着

1921 瞿嵘 主任医师.jpg

2000年,他大学毕业,投笔从戎,成为一名保家卫国的军人。

2009年,他接受裁军,“弃甲归田”,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

1526606715817948.jpg

转业到市中心人民医院,瞿嵘像个刚“入伍”的“新兵”,重新走上“前线”,在重症医学科的战场上冲锋陷阵,与病魔搏杀,与死神较量。短短几年,他攻硕士、读博士,做临床、搞科研,熟练掌握了呼吸衰竭、重症急性胰腺炎、重症肺炎等急危重症疾病的救治,和呼吸机、经皮气管旋切术、气管插管、CPR、血液滤过、纤维支气管镜、床边重症超声等技术操作。在国际SCI杂志发表论著1篇,在中华系列杂志及中文核心杂志发表论文8篇,登上了医学领域的一座座高峰。

微信图片_20180731110250.jpg

今年1月,他被选为派驻市中心人民医院医联体首批专家团队成员来到博罗分院,那股雷厉风行、吃苦耐劳的军人作风再次得到体现。每天早出晚归,深入调查研究,快速摸清博罗分院重症救治的短板,及时制定、落实整改计划。强基础、抓培训;强技术,增项目;强管理,立制度;强质量,重安全。短时期内迅速改变了分院重症医学科的落后面貌。目前,分院重症医学科已能独立开展创血压监测、膀胱压监测新项目,完善了危重病人评估系统,健全了教学查房和病例讨论制度,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得到有效保障,受到患者和家属的一致赞扬。



钟洪才

从部队到地方,他续写着“老兵”的担当

钟洪才.jpg

从1985年考入军医大学算起,钟洪才在部队一呆就是22年。用他自己的话说,部队这座大熔炉炼就了他忠于使命的情怀、乐于奉献的精神和严谨踏实的作风。

微信图片_20180731110203.jpg

2006年,即将转业的他面临新的人生选择。虽然当时有许多理想的岗位摆在他面前,但他情愿舍弃“副团”转业的美好前景,也不愿放弃多年学成的医学专业,毅然走进市中心人民医院肝胆小儿外科,继续从事他认为“有意义”的“苦逼”事业,甘当一名普通的主治医师。

来到地方,他没有丢弃一个军人本色,在新的岗位默默工作,不挑剔、不抱怨、不计较,在专业舞台大展拳脚,很快便晋升为主任医师。

微信图片_20180731110723.jpg

2015年,医院把组建独立建制小儿外科的任务交给钟洪才,他二话没说,欣然受命。许多人笑他“傻”,认为这种“苦差”吃力不讨好,弄不好就成“烫手山芋”。毕竟,小儿外科是一个高风险专业,多年来一直与肝胆外科合并在一起,如今要独立出来,既没有现成的专业团队,也没有独自的住院病区,独立成科困难不小。

钟洪才没有退缩,面对挑战,他以军人敢于担当的犟劲,执意“我行我素”,带领其他2名医生埋头干开了。没人手,自己加班加点;手术多,自己苦点累点。从早上7点多上班,到晚上2点多下班,这种情况不是偶尔,而是经常。尤其是在长假或寒暑假期间,更是小儿外科大忙季节,一天17台手术,累到茶饭不思,只想躺会。

微信图片_20180731110154.jpg

终于,惠州唯一独立建制的小儿外科在他手上建立起来了。腹腔镜微创技术、多学科协作模式、胆总管囊肿切除、最轻体重最小年龄重症幼儿救治……科室短期内迅速形成了自己的技术优势,以前要送广州治疗的患儿,现在在惠州即可享受到优质的医疗技术和服务。

 


庄穗香

从军人到百姓,她兑现了天使的诺言 

0532 庄穗香 副主任护师.jpg

“救死扶伤,呵护生命,减轻痛苦,促进健康,永保白衣天使之圣洁和荣誉。”自1984年进入广州军区军医学校学习护理专业起,庄穗香就许下这份天使诺言。至今,这位有着35年护龄的老护士,依旧忙碌在临床护理第一线,忠于职守,兑现着自己的诺言。

没有当过兵的人,永远无法理解军人的情怀;没有经历过部队磨练的人,自然也没法理解一个女兵对事业的执着。转业时,许多人建议她换个职业,毕竟在地方医院做护士太累太累。但她没有动摇,凭着对护理职业的热爱,继续穿上了在她眼里最美的护士服。

微信图片_20180731110711.jpg

 

转业至今19年来,庄穗香一直在感染科工作,从护理师、主管护师做到了现在的副主任护师。在这个高风险的高危科室,她每天接触的都是传染病患者,这些年,她先后经历了非典、禽流感、甲流、手足口病以及中东呼吸综合症等重大疫情的考验。每次战役,她都是冲在第一线,身穿厚厚的防护服,戴着厚厚的口罩,出入于隔离病房,为病人抽血、打针、送药、做基础护理及心理护理,圆满完成了一次又一次恐惧而危险的任务,2003年被评为广东省抗非典先进个人。

微信图片_20180731110717.jpg

最令她难忘的,是2015年5月那场抗击中国首例中东呼吸综合症的战役。那一天,她正在家中与家人吃饭,突然接到领导的电话,委派她到重症监护病区,负责MERS疫情的院感防控和防护工作。在部队养成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的作风,让她毫不犹豫地接受了这项艰巨的任务,她二话没说,立即赶回医院,一头扎进ICU病房,扛起了疫情防控的重担。布防、培训、检查、指导、监督各项工作的落实,连续十几天奋战在疫情第一线,为确保实现三个零感染目标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一年,她又被评为惠州市优秀护士、最美天使!感染科退休老主任潘治民因此专为她题书一副字:“奋不顾身重披甲,战地黄花又飘香。赠香姑:想当年出生入死战沙土,甘做无名英雄;看今朝重披战袍斗恶魔,为民再立新功。”



陈庆生

从“前线”到后方,他践行着医者的初心

微信图片_20180731110415.jpg

“从医,就是要从一而终。一生严谨,一生刻苦,以此换得一生心安”,陈庆生说。

1983年,陈庆生如愿考入第一军医大学,从此踏上了医学的道路。1988年毕业时,他被分去了一个边远的孤岛,成了一名最基层的连队医生。在和平年代,海岛有如祖国边防的最“前线”,他的职业生涯也可以说是从“前线”开始的。

 微信图片_20180731110619.jpg

海岛生活虽然寂寞、无聊,但正是这段孤寂的生活,让他从战士坚守海岛的意志中坚定了一生从医的志向,以至于后来在部队和地方有几次让他改行从事行政管理的机会,都被他婉言拒绝。那段日子,他除了给战士做好健康保障工作之外,所有时间都用在了阅读学习。一年后,他调回省军区,后到野战医院,渐渐确定了泌尿外科的专业方向。

2001年,陈庆生转业到了市中心人民医院时,还只是个主治医师。而医院许多与他同年毕业的大学生早已是副高以上职称了,这无疑让他感觉“鸭梨山大”。于是他发奋图强,刻苦钻研专业知识,虚心向科室其他同事讨教学习,业务水平得到快速提升,逐步形成了自己微创手术治疗泌尿系结石、肿瘤、前列腺增生症等疾病的专业特色,尤其是前列腺电切剜除术干净利索,技术操作领先同行。2013年,陈庆生顺利晋升为主任医师,并当选为惠州市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常委。

微信图片_20180731110409.jpg 

对待医学事业一丝不苟的态度,让从医近30年的陈庆生从未出过一次医疗事故。他说自己要保持这项记录直到职业生涯最后。


从军营到地方,从军人到百姓,这只是医院转退军人人生旅途的的一次转身。对他们而言,结束军旅生活,并非结束职业生涯,无论何时何地,奉献是始终如一的。今天选取的几位只是他们其中的几个代表。在市中心人民医院,在我们身边,我们时时可以看到,他们用自己的行动,为军人形象做了最好的诠释:那就是仁心济世、精诚卓越的杏林精神;清正廉洁、爱岗敬业的优良品质;执着奉献、不图名利的事业追求。脱下绿军装,穿上白大褂,他们依旧是一群最可爱的人!

 

采写:曾宁